Home

Langur Project Penang

An outreach research project on the ecology, behaviour & road ecology of Dusky Langurs (Trachypithecus obscuru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a sustainable langur conservation in Penang.

-What We Do-


Research

A study on the ecology, behaviour, and road ecology of Dusky Langurs. Check out the past volunteer and interns share about their experiences as a dusky!

Environmental Education

We believe that co-existence between people and wildlife can be established through environmental education. Get to know more about our outreach program and public engagements.

Conservation

Forest fragmentation is one major problem leading to the population decline of the arboreal dusky langur. Find out more about the urban canopy bridge as solution to reduce wildlife roadkill incidents.

Our Work in Numbers


Jan 2016

Established Since

65

Volunteers Participated

70

Events & Rainforest
Programmes

28,796

Social Media
Engagements


钱哥哥和叶猴的缘分!

嗨,我是Yan Qian,  槟城人,我喜欢动物,无论是大动物还是小动物,我都非常喜欢。可能是欣赏他们的某些特征,比如说眼睛大大的活泼树獭非常可爱,比如说表情凶悍加上帅气虎纹的老虎非常威武, 又比如说团结一致并擅长谋略性行动的狼群非常让人惊叹,还有看着那些机灵的猴儿在树上蹦蹦跳跳的,让人可以感受到大自然的生机和伟大。 然而,在我欣赏感激这些上天赐予的礼物的同时,我也意识到人类文明的大肆发展已经让这些动物受到了严重的生命威胁。例如栖息生态的破坏只为了修建那缩短货物运送时间的高速公路;例如野生动物家庭被无情猎杀只为了满足我们拥有稀有宠物宝宝的虚荣感。想到这里,我心中不禁涌上了热热的使命感,想为这些无辜无声的动物发言,想为他们出一份自己仅有的一份小力气。 所以,大学期间的我非常积极地参与动物保育组织,当中包括了保育老虎的”MYCAT” , 预防野生动物交易的 ”TRAFFIC SEA” , 甚至还当过蝙蝠研究的助理。这些经验让我与保育界结下了不解之缘。由于平时在面子书上也有主动跟踪保育人士的习惯,我就这样认识了“槟城眼镜食叶猴保育计划- Langur Project Penang (LPP) ”。 2016年,创办人叶茹琳(叫Jo Leen 好了)在一些开山元老的志愿人士协助下,凭着冲劲,创意以及一颗为环境付出的真心, LPP就像婴儿般地诞生于槟城。随着LPP而来的是眼镜食叶猴(之后会简称叶猴)知名度的提高。 在那之前,有许多槟城人也许会在植物园和升旗山散步爬山时,偶尔看过这些眼睛黑溜溜配上独特眼眶的猴子, 但是却不晓得他们的名字。更甚的是,还有人连看都没看过它们,这些人都会问:“哎哟,发现新物种了?在槟城吗?” 说白了,我自己就是后者。在遇见LPP前,我并不知道叶猴的存在。也许我能说出不同的老虎品种,但惭愧的,我并不知道我居住地方的周围有这么一群值得我们去关注探索的猴类。 那我呢?2016那年,我出席了LPP的“动土仪式”,可是我没有马上成为LPP志愿团队的一员(这里简称猴侠)。可能觉得当时工作忙吧,抽不出时间(其实现在也很忙啦),具体的理由我也忘了。但是,隔年2017年,我还是坚决加入了猴侠团队,在Penang Green Carnival 献出了我对LPP的第一次志愿工作。 我既热爱户外活动,也喜欢对人做解说,对这样的我来说,LPP就是一个能够让我发挥和加强能力的一个团队。因为这是猴侠团队里两个核心业务:走入森林野外考察以及走近人群保育教育。 刚刚加入LPP的时候,由于时间较为自由,我会比较频密地参与考察工作(现在连周末休息都不够)。考察工作还真没那么简单,不仅需要早上5时起床,还需要充裕的体力,耐心,良好的观察和优良沟通能力,当然还免不了穿山越岭,免不了被蚊虫叮,更免不了变成落汤鸡的可能。但是无可否认的,这是一个相当难得的体验。 那为什么需要做考察呢?首先要说这项研究是为了收集有关叶猴在野外的行为数据,还有他们对整个生态环境有着什么影响。行为数据就是叶猴在一天内到底做些什么东东,包括睡觉,吃饭,移动,打闹,梳理毛发等等。 多数人都会问收集这些数据来干嘛?无聊透顶了。 可是这是你不知道的事,在森林里活动量高的动物代表他们有更有能力协助植物散播种子,从而重新建立失去的树林,达到环境平衡的重要目的。 树林是国家重要的资产,保护着现有的资产同时重新建立那些失去的才能保证我们拥有永续的经济来源。 说到这里,你们还会觉得这些数据无聊吗?LPP 志工们牺牲睡眠和体力就是为了收集长达好几年的数据来教育民众保育的重要性,也让有关机构更关注这个课题。 刚刚提到除了考察工作外,LPP另一个核心业务就是保育教育。相信每个人都知道教育的重要性,再多的研究探索,没有提高公众对保育的意识和支持,这些努力都将功亏一篑。对我来说,LPP在教育方面真的创意满满,从一般的路演,公众演说,还配合了有互动性的雨林导览,加上利用现代科技制作有趣的影片来吸引民众的注意,我们都在不断进化,不断吸取经验,不断挑战更高峰。去年2019年,Jo Leen 还到八打灵再也的 TED Talk 给予了一场精彩又激励人心的千人演讲。凭着她网红般的曝光率, 不仅提高了人们对叶猴和保育的认知,LPP也正式冲出了槟城,接触到了更多马来西亚的州属。 作为一名猴侠,路演时候的主要工作就是展示那三寸不烂之舌。那些到我们摊位来的,我都回用我销售员的精神从介绍叶猴的点点滴滴,到叶猴的朋友们,然后让他们了解不可喂食猴子的原因,把小猴当宠物的非人道行为,再让他们知道他们可以贡献些什么。通常我也会提到“树冠桥梁”,这座LPP的杰作,以及它如何有效地减少动物遭遇路撞的悲剧。 当然,在解说过程里也会遇到反对保育的人士。他们会说:“为什么要保护这些猴子,他们很坏,经常抢东西”。 我一般上都会授予这些人一些不和猴子发生冲突的小贴士,比如说把食物收好,不和他们有眼神接触,并且不对他们露出牙齿以示挑拨。有的人还会说:“叶猴是没那么坏的猴子,比起那些褐色的,这些高颜值的黑猴子乖巧多了。”  埃,这是我在办路演的时候最常听到民众说的。其实创办LPP的目的,并不是要提“可爱”高眼镜食叶猴并贬低“恶劣”猕猴,而是想用这较少人认识的物种作为出发点去提倡保育的重要性。简单来说,保育叶猴的同时,我们也间接的保护着其它动物,还有整个大自然,因为叶猴的生存是有赖于和其它生物一起共存的。 说到最后,,不管是到野外考察,还是教育民众,甚至是参与英国纪录片BBC Primates 的制作,LPP其实给了我非常多的体验。这些经历,没有加入猴侠团队就不可能体验到。当然还有猴侠之间的友谊。一群来自不同背景,不同国家和不同文化的人,不为名不为利,只为地球有更好的明天所以肩并肩地努力着。可能是有着共同的目标吧,我们之间的合作往往能擦出种种火花。除了保育外,我们还是彼此的好友,在有困难的时候都会给以支持。 我是一名LPP 的志工,也叫做猴侠。尽管工作忙碌,尽管生活还有很多琐碎事情,我仍然会尽我一份力参与保育并且把它做好。 我并不知道人类能不能移居到另一个星球,我知道就算有这个可能,那里应该没有地球美好。 所以,你和我有这使命保护好这个独一无二的星球。欢迎大家一起加入这行列,让保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钱哥哥的分享。

Under the Umbrella of:

Fun Facts about the Dusky Langur

Collaborators

Funded by:

& passionate citizens in Malaysia and around the world.